欢迎来到广元作家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穿越石板沟(节选)

2014-12-15 11:06:31  来源:  作者:熊芙蓉



第十章    人与“天”的切磋



 
       两江交汇本福祉                    
       三湖连体举世稀
       倒排工期把你去
       天不遂人难有期



      26日,武警水电部队三总队十一支队支队长汪有才、高级工程师任馨带20勇士来到关庄镇,20勇士交与部队统一指挥。来不及歇息就开始工作,与指挥部领导一起落实油料、炸药、运输,现场勘探制定排险施工方案。按国务院抗震救灾指挥部水利组的决定,在6月10日前必须完成包括唐家山在内的十九个高危堰塞湖的险情排除任务。指挥部觉得这个的预期目标不切合青川实际。
      27日,东河口、红石河堰塞湖人工泄洪作业全面展开,猛虎师装甲团派出部分工兵战士清除堰塞湖缺口阻拦湖水溢出的破损家具、木屋架等杂物,爆破巨型石块,清理和扩大缺口。参谋长刘璞把指挥所搬到了东河口堤坝水位观察哨旁边,巩江一群旁边又增加一群不怕死的。刘璞和参谋们以及苏培成坐镇临时帐篷,每天清早五点就起床巡视滑坡体和堰塞湖堤坝,在不足3个平方的帐篷里开始作战部署,配合、协调、服务武警水电官兵。
      任馨一腔激情,没有理会指挥部提醒,按照“边设计、边施工、边完善”的设计方针倒排工期,抓紧每分每秒进入状态。
      带上两名技术员亲自到三个堰塞湖现场踏勘以后方觉指挥部“不现实”的份量。
      通往三个堰塞湖的道路内外受阻:关庄镇到东河口的公路或被滑坡体阻塞或被滚石砸坏,就算修通受余震影响也会常常中断,要经常维护才能通畅;去石板沟的道路被东河口堰塞湖淹没,无法运送机械和相关设备进入石板沟施工;三湖堰体结构组织特点各不相同,得采用不同的开挖方法,且三湖水流水量相互影响;三个堰塞湖均已溢流,东河口、红石河堰塞湖坝体松软,难以分层开挖,必须在动水中作业;红石河堰塞湖还得分上下两处作业,施工难度大。
      东河口采用常规的开挖、运输、推运方式难以胜任应急排险工作要求,只能以挖机挖运为主,采用挖掘机接力方式转运堆积体到合适地点。此湖坝体顺河长度达750多米,坝体主要由碎石土构成,两个坝体经水浸泡后均已形成类似泥石流的软弱质流体,重型机械施工困难,水下作业量大;场地受限,土石方转运量大。更大的困难在于坝体泡软后承载力降低,容易塌陷。
      红石河堰塞湖因为王家山堆积体太厚而与东河口堰塞湖有四十多米的落差,下部对山体冲刷加剧,需要爆破和开挖相结合的方式分成上下两段施工。上面开挖泄流道,下面开挖明水渠减小对山体冲刷,避免形成新的山体滑坡。
      而石板沟堰塞体结构与前两个堰塞体相比更为复杂。底部是沙土淤泥夹杂着被摧毁的砖瓦椽檩,中上部则为巨石、孤石和山体表层沙土、植被。堰塞体量大,块石含量高达90%左右,其中孤石、巨石站40%,名副其实的“石板”堰塞湖。日本东京大学王功辉教授勘查后曾发出感言:“解决这样高难度的堰塞湖,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个难题。”面对这个复杂的堰塞体,到底怎么弄还得边走边看。机械和设备按目前状况尚不可能进入,寄希望于东河口红石河两湖泄流后,露出原来的公路,清淤后再运进机械设备。
      武警水电人就算是钢铁铸就,也得尊重客观现实。任馨一行当即回到关庄研究探讨,对原设计方案进行优化和细化。企图通过增加人力物力的投入来保证6月10日完成任务,并把排险作业在时间和空间上进行优化。空间上分两个区域东河口区和石板沟区进行。时间上分三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处理东河口堰塞体,时间一周;第二阶段,等东河口堰塞湖水位下降后,露出原来的公路,就进入石板沟施工,计划三天;第三阶段,将石板沟人员、设备退出后进行红石河开挖,计划两天。这样10日的预期目标今本能实现。
      针对东河口堰塞湖堰体长且被水泡松软这一情况,他们制定出这样的施工方案:戗堤进占、由远及近、从下至上、截弯取直、先疏通引流再逐步扩大溃口开挖泄水道的施工方案进行土石方开挖作业。戗堤就是在松软的坝体戗进石块,以便承载重型机械作业,相当于修建一条临时施工便道。这个方案在实施过程中必须要一台长臂挖掘机,而青川为他们准备的机械中没有这种机械,第二天他们返回成都开来一台长臂挖掘机。
仅修复关庄到东河口的断裂公路,疏通被堆积体覆盖路面就用去两天时间。
      5月30日早晨6点30分,6台挖掘机、2台装载机进入东河口堰塞湖湖口,正式打响了决战汶川地震堰塞湖战役。铁臂飞舞,两小时后,湖口已被挖开一道10余米宽的泄洪口,浑浊的湖水汹涌而出。30、50、60……随着泄洪口的逐步拓宽,水流量逐步增大,东河口堰塞湖水位迅速下降……
就在机械进入东河口堰塞湖时,广元市指挥部下发了《关于成立广元市堰塞湖工程排险和群众转移指挥部的通知》(广指 [2008] 144号文件),落实了四川省堰塞湖监管“1+3”责任制。以确保6月10日前完成堰塞坝的工程除险任务。
      青竹江下游居民均转移到8.28洪水线以上,无任何洪水事故发生,滔滔浊浪顺利通过关庄流入嘉陵江。当天全国各大媒体现场报道了这一消息——东河口堰塞湖成功泄流。这是决战汶川地震堰塞湖所取得的第一个成就。下游群众、上级领导均松一口气。
      史光前专家为之欣慰,在现场他面对媒体宣称:未开挖前,湖水自然溢流量是每秒30立方米的流量,现在已经达到了每秒50的流量,接下来将通过开挖逐步达到流量100。照这个水流速度,20小时就可以将东河口堰塞湖放空。随后将用同样的方法放空红石河堰塞湖。等到被东河口、红石河堰塞湖淹没的公路露出水面以后,将机械设备运到上游石板沟堰塞湖,采取开挖泄洪口的办法排除湖水,彻底消除险情。如果顺利,10至15天可排除3个堰塞湖湖水。
      按专家这样说法,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应该问题不大。但理论终归是理论,愿望终归是愿望,实际终归是实际。这就是人的主观和“天”(自然现象和规律)的客观,人的激情和“天”的冷静,人与“天”的区别。到头来人还得服从“天”,还得围绕“天”给你的障碍来激发人的智慧和潜能,与“天”和谐前进。
      当晚,泄流槽施工完成以后,水流量也未能达到100。到31日,随着水位的下降,水流速度明显变慢。那水下的公路,何时才能露出你的尊容?我们可是眼巴巴地等待运进机械设备啊?
      按水流速度测算,公路露出水面至少需要一周时间。清淤及清除原公路上的塌滑体、修筑石板沟上堰塞体交通等工程还需要一些时间。天不遂人愿。无奈。
      反复勘探现场,他们发现红石河泄流道尾部是淹没的部分东河口小学和民房的无人废墟,通过一定措施整治,修建一条800米临时便道就可以接上原公路交通。虽然有浅水,但大型机械可以通过边过河边填石的方法涉水过河,而履带机械也可适当涉浅水而过。大家为这一发现而惊喜,这样就不必等待被水淹没的公路和清淤。指挥部协助武警水电修建临时施工便道。
      这种方案从理论上解决了机械设备进入石板沟的问题,但是对红石河排险又提出了新的挑战:红石河泄流必须保持一个水量稳定值,泄流量大了水流会对通往石板沟的临时便道产生压力甚至淹没,致使临时便道发挥不了作用;泄流量小了又影响进度和任务,这就需要进行精确的计算和对人力物力的合理分工。这也就是考验武警水电专业水平能力的地方。“到现场通过仔细观察,解决这个问题不难,要不我们还算什么能打硬仗的队伍啊”,副政委袁用枝说这样的技术问题在他们部队来说不算难事。
      开通水上通道、陆上通道、排险红石河堰塞湖三项战斗同时打响。
      31日,新华社发布一条消息:《四大因素使当前地质灾害防治形势严峻》,四大因素指大地震激活地质灾害、余震、强降雨以及地质条件。
      国土资源部部长、国家土地总督察徐绍史在全国主汛期与地震灾区地质灾害防治工作视频会议上说,“5·12”大地震激活了一大批滑坡、崩塌等地质灾害,掩埋了居民区,破坏了交通道路,损毁了大量基础设施。更为严重的是这一次高强度地震导致山体松动、岩体破碎,出现大面积坡间泥石流,形成新的隐患。徐绍史通报了26日至29日我国强降雨过程中,湖南、广西、江西等地因这次强降雨造成55人死亡,25人失踪的消息。并且根据天气预报的趋势,推测未来十天我国部分地区还有一次强降雨过程。汶川地震的余震还会持续,且余震震级较高。在强余震和强降雨情况下,极有可能诱发群发性地质灾害。
      这一消息虽然不是新闻炸弹,但也足以让人紧张,特别是灾区干部群众和部队官兵。市指挥长罗强于6月1日发出一号令:对地质灾害开展拉网式排查。汇总情况于3日12时准时上报市抗震救灾指挥部。同时根据专家意见向青川县指挥部发出4号令,命其将房石镇、曲河乡地质灾害点附近的居民转移安置。
      红石河排险现场,一位村民眼睛有些呆滞地望着湖面,不言不语。这片区域已经警戒,武警水电战士不知道他是怎么混进来的,叫他赶紧走,他依然不说话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湖面。不一会去石板沟堰塞湖处理完尸体的派出所公安干警一行来把他叫走了。这位是东河口村民范正华,地震时他驾驶拖拉机到红光乡,刚开过东河口地震发生了,王家山的崩塌体在距离他拖拉机一米处堆积起来,拖拉机前面十多米远处,山体滑坡堵住了红石河也堵住了他前行的路。他只有弃车回转寻找自己的妻子和两岁的儿子。家、妻儿均被葬身在几十米的黄土之下。地震后的前几天,他跟幸存者一起救人、转移学生、护送伤员,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忘记了自己的拖拉机,也好像不曾思念遇难的亲人,大家没有觉得他反常。最近因为没有太紧急的事情要做,他陷入了对亲人的深深思念之中,总是发呆。武警水电官兵得知这一情况,非常同情,答应尽量降低水位,为他打捞拖拉机,劝他近段时间不要进入这带危险区。